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喊话美团要求“降佣去独”

美团财报显示,平台外卖佣金收入超八成用于骑手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沈钊

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联合省内各地餐饮行业协会,向美团外卖递交了联名交涉函,呼吁美团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其他垄断条款,以便餐企承接来自更多平台的外卖订单,并直接减免疫情期间广东省内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等。

羊城晚报记者4月11日就此事向美团方面寻求回应,美团方面表示,对该协会发出的交涉函不做回应。美团表示,此前已对商家启动了多项帮扶措施,并至少阶段性投入了超过4亿元帮扶商家。目前广深两地餐饮外卖业的恢复程度名列全国前茅,广东许多商户每个月还收到了不菲的返还佣金。

餐饮外卖“降佣”呼声不断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众多餐饮企业的正常营业受到了巨大冲击。有多家餐饮头部企业账上现金流仅够维持数月。

头部企业生存尚且艰难,中小企业的困境更不必说。在租金、人工等成本压力下,大量复工的餐饮门店开始选择上线外卖业务,希望通过外卖自救的方式,杀出一条血路。

而与此同时,呼吁外卖平台降佣的声音却也接连不断。如2月20日,河北省饭烹协发布《致电商平台的公开信》,呼吁美团、饿了么等降低外卖佣金费率;2月24日,山东9个协会联合发布了《关于强烈呼吁外卖平台全面降费的公开信》,呼吁美团外卖、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在疫情期间尽快出台降低餐饮企业佣金费率等扶持措施。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在联名交涉函中表示,根据美团3月30日发布的财报,美团2019年度经营溢利由负111亿,转为正27亿元,首度扭亏为盈。其中,外卖业务交易额增长38.9%,餐饮外卖毛利暴增94.2%,餐饮外卖毛利率由13.8%同比大涨至18.7%。美团的主要营收和利润贡献正是来自于餐饮外卖业务。

去年美团骑手费用超400亿元

“佣金”是外卖平台与餐饮企业之间绕不开的话题。为何餐饮企业认为佣金高?它包含了哪些服务?

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外卖平台的佣金由三项资费组成,分别为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其中,配送服务费占到佣金的80%。如果商家不选择配送服务费而自行解决配送,几乎所有商家的佣金立刻可以减少到个位数,可能会低于5%。

据美团3月30日发布的财报数据,2019年全年,仅骑手费用一项,美团外卖总计支出就超400亿元,而2019年全年美团外卖佣金收入为496亿元,这意味着,平台佣金收入超80%都用在了骑手身上。

此外,据公开报道,2月26日,美团在此前启动七项商户帮扶举措的前提下,发布了“春风行动”,助力商户复工复产,帮扶商户的阶段性投入超过4亿元,覆盖商户数量近60万家。而这股“春风”同样吹到了广深两城。记士多是广州老城区的知名食肆,受疫情冲击,春节后加速布局外卖业务。

该店负责人李小姐介绍,外卖业务增长的势头出乎她的意料,以记士多龙津店为例,2月份的外卖收益抵消了堂食关停带来的损失。广州大鸽饭相关负责人戴小姐则表示,以3%的比例(部分门店达5%)计算,大鸽饭每月至少能收到12万元的外卖佣金返还。

希望取消“独家经营”条款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在交涉函中重点提及,广东餐饮业第一时间配合疫情防控需要关闭堂食,外卖成了餐饮业唯一的营收来源,若多一家外卖平台帮助餐饮企业推广外卖,则餐饮企业将会多一条活路。如强势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这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

为核实此事,记者在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上分别搜索“广州酒家”“千秋便当屋”“车前外带寿司”“一点点”

“奈雪的茶”等品牌时发现,上述品牌在两家平台上均上线了外卖,这与交涉函中提及的美团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不符。

对此,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大品牌有议价能力,如头部餐饮企业百盛、麦当劳、星巴克等都在双平台上上线外卖,而小微企业如沙县小吃、兰州拉面等流量相对不大,因此受影响的多数是一些腰部企业。

相关法律给市场竞争留有充分空间

“《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给市场竞争留有充分的空间,判断是否违法要结合具体情形予以认定。”中国法学会食品安全法治研究中心研究员刘金瑞表示,如根据《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只有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才会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如果平台用更好的条件吸引商家入驻并获得独家授权,是具有正当理由的,这属于正常的市场竞争行为。

刘金瑞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签订协议是一个商业协商的过程,对于独家入驻美团外卖平台的商家,平台往往会给予“更低佣金”“更多流量”等优待,从这点看,平台为了获取“独家授权”是付出了对价的。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认为,“美团的这种具有排他性的‘独家条款’是违反《反垄断法》的。”他表示,这种排他性条款最终导致平台对商家掌控度越来越高,也让消费者没有太多的选择权,对消费者权益构成了侵害。

专家呼吁

行业和平台应联手应对疫情

目前,餐饮企业的处境正在改善,但客流量还没有恢复到以前,压力还比较大。“这个时候餐饮行业和外卖平台应该联合起来,更好地应对疫情。”

刘金瑞表示,简单减免佣金对餐饮企业的帮助有限,核心应是帮助商家恢复经营和增加业务量,提升整体收入覆盖房租、人力等固定成本。例如,疫情期间一个一天只有5单外卖的商户,即使佣金为零,依然不能生存,而如果他能想办法将订单增加到30单左右,他就可以维持生计甚至盈利。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堂食是正餐企业的主营业务,外卖其实是增收途径,算成本时不能把原本用于堂食的铺租、人力成本也算入其中,与其纠结降佣,不如增加流量。


编辑:Giabun